咖啡致癌?!真的吗?哺乳期,孕期能喝吗?

之前爆出的那篇关于咖啡致癌的新闻,已经被证实是谣言。实际上研究发现咖啡与心脏病或癌症风险增加之间没有联系。反而可能对健康有益,包括预防帕金森病,2型糖尿病和肝病,包括肝癌!咖啡似乎也能改善认知功能并降低抑郁症的风险。


而且咖啡可以显著提高运动中的能量消耗和脂肪消耗,还能增加运动后的脂肪消耗。(不过在咖啡中加入奶油和糖会增加脂肪和卡路里的输入欧。)


看到这里,可能很多妈妈都想要喝一杯咖啡了。那在哺乳期或者孕期,到底可以喝咖啡吗?口袋育儿(微信:koudaiyuer)今天就来说一下这个问题。


 

对于大多数健康的成年人来说,每天400毫克(mg)以内的咖啡因是没有问题的。这大概是四杯煮咖啡中的咖啡因量或10罐可乐。孕妇和哺乳期妈妈需要根据医生的建议,通常是每天不高于200mg的咖啡因。也就是每天不高于两杯。

 

哺乳期可以喝咖啡吗?



在哺乳期,可以适量饮用咖啡,茶和含咖啡因的其它饮品。喝进去的咖啡通常只有少于1%的咖啡因进入到母乳。如果每天喝不超过三杯的咖啡,婴儿尿液中几乎检测不到咖啡因。但是,饮用过量咖啡因,同时宝宝变得更加挑剔或易怒,需要减少摄入量。需要注意的是咖啡因摄入的总量,除了咖啡和茶,可乐、巧克力等也是含有咖啡因的

 

孕期可以喝咖啡吗?



孕期妈妈其实是可以适量喝一下咖啡的,但一定要注意量。如果受孕前几周每天喝两杯以上含咖啡因的饮料,怀孕前几周可能会增加流产风险。如果是已经怀孕了,每天200mg以上咖啡因摄入量可能会增加早产或流产的可能。


需要减少摄入量的情况



有些人对咖啡因比其他人更加敏感。这可能与遗传,体重,年龄,药物使用和健康状况等有关,如焦虑症。如果容易受到咖啡因的影响,比如只喝一小杯就会失眠或心慌,那就尽量少喝。一些不经常饮用咖啡因的人往往对其负面影响更敏感。如果孕前就没有喝咖啡的习惯的,也没有必刻意经常去喝,偶尔喝一点是没有问题的。

喝咖啡后如果还伴随这些情况,那就可以减少摄入量了:

  • 偏头痛

  • 失眠

  • 神经紧张

  • 易怒

  • 躁动

  • 频繁排尿或无法控制排尿

  • 肚子不舒服

  • 心跳加快

  • 肌肉震颤

 

不同饮品中的咖啡因含量



最后附上一些常见饮品中咖啡因的含量,大家在喝这些饮料时可以稍微计算一下,以免咖啡因过量。

咖啡饮料

尺寸oz(mL)

咖啡因(mg)

现煮咖啡

8(237)

95-165

现煮咖啡,低咖啡因

8(237)

2-5

浓缩咖啡

1(30)

47-64

浓缩咖啡,低咖啡因

1(30)

0

速溶咖啡

8(237)

63

速溶咖啡,低咖啡因

8(237)

2

拿铁或摩卡

8(237)

63-126


尺寸oz(mL)

咖啡因(mg)

黑茶

8(237)

25-48

黑茶,低咖啡因

8(237)

2-5

绿茶

8(237)

25-29

瓶装茶

8(237)

5-40


饮料

尺寸oz(mL)

咖啡因(mg)

柑橘类饮料(大多数品牌)

8(237)

0

可乐

8(237)

24-46

能量饮料

8(237)

27-164

 

      

参考资料:

https://www.mayoclinic.org/healthy-lifestyle/nutrition-and-healthy-eating/expert-answers/coffee-and-health/faq-20058339

https://www.mayoclinic.org/healthy-lifestyle/nutrition-and-healthy-eating/expert-blog/healthy-choices-for-couples-trying-to-conceive/bgp-20202589

https://www.healthychildren.org/English/ages-stages/baby/breastfeeding/Pages/Things-to-Avoid-When-Breastfeeding.aspx

https://www.mayoclinic.org/healthy-lifestyle/nutrition-and-healthy-eating/in-depth/caffeine/art-20049372

Schubert M M, Hall S, Leveritt M, et al.Caffeine consumption around an exercise bout: effects on energy expenditure,energy intake, and exercise enjoyment[J]. Journal of Applied Physiology, 2014

阅读原文 阅读 19172018-04-03